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鼠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
乡村治理的“象山经验”:村民说事“说”出新发展

乡村治理的“象山经验”:村民说事“说”出新发展

图为墩岙村说事长廊。

 林波摄  每个月的5日、20日,是旭拱岙村的固定说事时间,说矛盾、说纠纷。   葛聪敏直言:“村民说事,不是给我们村干部‘添堵’,而是给我们‘疏堵’,更有效落实我们肩上的责任。 ”  伴随着“村民说事”制度的推广,村里的大事小事变得公开透明,村民对村里的发展也充满信心和干劲。

  如今,一套完整的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在象山有序运行。 不仅一些“压箱底”的矛盾被化解了,而且根据村民提议,村里建起了农民会所、篮球场、公园,村容村貌大为改观。 从最初的说纠纷、说抱怨到现在的说发展、说建设、说理念,“村民说事”的内容不断革新。

  在泗洲头镇墩岙村的说事长廊里,村民正在激烈地讨论着关于村里“喜事堂”开展农家乐的事宜。

  该村党支部书记鲍英钱告诉记者,墩岙村有着良好的旅游资源,目前村里的乡村旅游发展正如火朝天,“随着客流的涌入,村里的农家乐已超出经营负荷,在5月25日举行的村民说事上,不少村民提出将利用率不高的喜事堂用于农家乐经营。 ”  “以前就爱说些家长里短、鸡毛蒜皮的纠纷或抱怨,现在我们的格局提高了,说的是发展,聊的是未来。

”墩岙村村民鲍巧玲充满了自豪感。 在她眼中,“村民说事”说出了村子的大发展,“大家一起商量未来发展,充满了幸福感。 ”  在鲍英钱看来,现在的“村民说事”会,说矛盾讲纠纷已不是主流,“村民们将说事重点放在了经济发展上。

”  相比于此前的“版本”,升级后的“版本”村民说事会更是赢得了基层群众的普遍认可和广泛参与。

  “在‘村民说事’中,农村小微权力也变得更加透明。 ”在旭拱岙村村民莫小花看来,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的加快,涉农资金投入不断加大,村干部之中也易存在滥用权力、腐败多发等现象,“‘村民说事’规定了21条小微权力,款款条文让村民办事有法可依。

”  象山县纪委副书记娄海东表示,“村民说事”把谋划权、商定权、监督权交给群众,将小微权力晒在“阳光”下,使村干部用权办事有了紧箍咒、硬约束,“真正让‘老百姓明白、村干部清白’。

”(完)。

    上一篇: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引争议 安全问题受关注 下一篇:南方绩优成长混合A(202003)基金基本概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