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鼠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
科幻烧脑悬疑小说——《异度入侵》

科幻烧脑悬疑小说——《异度入侵》

  024  亮光散去之后,众人都急切的向石门内涌入,就连屁股上扎着两根弩箭的盗墓贼,也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在林雨晴的搀扶下,急切的冲向了石门。

所有人都想在第一时间见识一下石门内的神奇。   然而,众人刚刚冲到石门口,就听砰的一声巨响,一团黑雾在众人面前炸,那竟然是铺天盖地的黑蝙蝠,乌压压地便从石门中扑了出来。

  跑在最前面的老烟斗猝不及防,被撞了个四脚朝天,脸上身上立刻被撞出了一个个醒目的血坑,鼻梁骨都已经塌陷,样子惨得不能再惨。 其他的人见状急忙抽出金刚伞,横挡在身前以抵御这些如沙尘暴般袭来的黑蝙蝠群。

 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,石门前才重新又恢复了平静,数以万计的黑蝙蝠都飞到了山洞的洞顶,齐刷刷的都倒吊在了那里,像一个个怨鬼幽灵一般,阴森森的场景只要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。   坐在地上的老烟斗一边抹着脸上的血迹,一边随手捡起一只被撞晕了的蝙蝠,拿在手上只看了一眼,便差点呕吐了出来。

  “妈的,这是什么东西?”老烟斗像躲避瘟疫一样,将那黑蝙蝠甩在了地上。

  欧阳靖雯小心翼翼的走近那只蝙蝠,用一根小棍轻轻将那蝙蝠挑了起来,脸色也是一变。

  这只蝙蝠和寻常的蝙蝠从外形上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,只是它的那张脸实在太过诡异了,竟然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,而且还是那种极妩媚动人的类型。

  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盗墓贼捂着屁股也凑了过来。   “先管好你的屁股再说!”女历史学家一把推开了盗墓贼。   黄记者此时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他将地面上的相机拾起,调整光圈对准了黑蝙蝠的脸。

  似乎是意识到有人在拍摄自己,那只黑蝙蝠竟然一下子醒转了过来,娇嫩的脸颊突然妩媚的笑了起来,那神情竟然比妓院里的窑姐还要勾魂摄魄。 身为男人的黄记者,竟然情不自禁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而盗墓贼更是不争气地流出了鼻血。

  “小心!”欧阳靖雯赶忙出声提醒道。   可是已经晚了,那只黑蝙蝠突然向前飞出,人脸一样的嘴巴张开,一排锋利的牙齿直接咬在了黄记者的手上。   黄记者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,竟然有一种温香软玉入怀的愉悦之感,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,一把抱起了旁边的盗墓贼,便狂吻了起来。   盗墓贼身中两箭,气血正虚弱到了极点,哪里能够挣脱得开黄记者那强壮的身体,只能拼命的咒骂:“老子真是倒霉到他姥姥家了,屁股上的伤还没好,就被人非礼。 以后可怎么见人呢?”  杠头精见了扯着嘴嘿嘿怪笑,老烟斗却是吧嗒吧嗒吸着烟,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  剩下的三个女人急忙将黄记者和盗墓贼分开,欧阳靖雯将一壶冷水泼在黄记者脸上,黄记者这才恢复了神智,脸上已经像火炭一样烧得通红,急忙躲到了一边。

  “哎哟,我的妈呀,这可是我的初吻啊!”盗墓贼不住的哀嚎道。   “兄弟,你就知足吧!他没咬你的屁股,你就该偷笑了。

”杠头精不失时机的揶揄道。   提到屁股,盗墓贼嚎叫得更厉害了:“各位大哥发发善心吧,帮我把这两支箭取下来,要是血再这样流下去,我非死不可。 ”  “这简单!”杠头精走到盗墓贼身后,砰砰两下便将两只弩箭直接拔了出来。   盗墓者立刻杀猪般的惨叫了起来,原来那些弩箭的箭头上都带着倒刺,被杠头精如此野蛮的拔出,立刻带出了一大片的血肉。

  “哎哟,这么大的口子看来必须得缝针了,可惜我干不了针线活。

无能为力了。 ”杠头精嘻嘻笑着便走到了一旁。   盗墓贼赶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老烟斗。   老烟斗道:“别看我,我的鼻梁刚才被撞骨折了,现在还疼的要命呢!”  “你可以找黄记者啊,他刚才亲你的时候多火热啊,这点小忙他一定会帮的。

”杠头精不怀好意的调侃。   盗墓贼想要反唇相讥,可是屁股上的伤口实在是太痛了,那毕竟是掉了两块肉,流了一地的血呀,再耽搁下去非得小命不保。   李院士见状实在是不忍心,推了推鼻梁上已经被摔碎的眼镜:“我来帮你缝吧!”  “还是李院士最善良啊!”盗墓贼满眼含泪的说。   “没办法,这种隐私部位总不能让三个女士来缝吧?”李院士说着滋啦一声将盗墓贼屁股上的衣服撕破,一股馊味儿扑面而出。

  李院士只感觉一阵的眩晕,差点昏倒在地:“你小子多久没洗澡了?”  盗墓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从上个月开始挖盗洞,我就没洗过澡换过衣服。

”  李院士取出急救箱中的针线,眯着眼睛说道:“你忍着点疼,我眼神儿不是太好,眼镜又摔碎了,你就多担待着点。

”  “没事,李院士,你就大胆的去疯吧,哎呦,你缝错地方了,那不是伤口。

”盗墓贼捂着屁股惨叫道。   “哎呀,真是不好意思,那是个火疖子,我还以为是伤口呢!”李院士满脸道歉的说道,“你放心,这次我一定会小心的。

”  盗墓贼痛苦的点点头,可是他的一口气还没有喘匀乎,九又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:“李院士,你又缝错地方了!”  “哎哟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又看错了!”李院士不住的摇着头。

  “还是我来吧!”林雨晴有些羞红脸的说道。   “你来真是太好了,我都快被熏得晕过去了。

你记得先戴上一个口罩,不行——,得带两个。

”李院士絮絮叨叨的叮嘱道。

  林雨晴听了脸羞得更加通红,接过针线便开始小心翼翼缝盗墓贼屁股上的伤口。   还别说,梦中情人的怀抱便是最好的疗伤剂。

针线落在屁股上,盗墓贼竟然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,反而感觉像是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,被春风轻轻的吹拂着。   不知过了多久,啪,一个清脆的巴掌拍在了盗墓贼的屁股上,盗墓贼被猛然惊醒,就见杠头精站在他面前笑嘻嘻的说道:“温柔乡享受够了吗?赶快提上裤子吧!我们该出发了。 ”  盗墓贼回头一看,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屁股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好了。   林雨晴早已在一旁洗干净了手,整理着行囊准备进入石门内的世界。   “可是我现在没裤子穿了?”盗墓贼神情尴尬的说道,他的裤子方才被李院士撕成了两半,现在没有换洗的裤子,总不能光着两扇屁股继续进行科考吧?  “先拿这个将就一下吧!”老烟斗不知从哪里扯来两个巨大的植物叶片递给了盗墓贼。

  盗墓贼无可奈何,只好将植物叶子圈在了腰上。

盗墓贼在地下打了一个月的盗洞,本来就蓬头垢面,脏兮兮的,如今再裹上这两片树叶,简直就像一个原始人一样。   林雨晴等人见了忍不住掩嘴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披上这个草裙还真是魅力十足啊,你看连几位美女都被你逗笑了。

”杠头精舔着嘴唇说道。

  盗墓贼还真的信以为真:“我看起来真的很帅?”  “帅你个头,就你这智商居然还当盗墓贼,能活到现在,简直就是个奇迹。 ”老烟斗毫不留情的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众人也不再调侃盗墓贼,准备好行李,都小心翼翼的走向了石门。

但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广场的一个角落,不知何时被人留下了一条浅浅的印迹,随着空气的氧化作用而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那竟然是一个作为路标的箭头形图案。

    上一篇:现代牧业布局加码巴氏奶考虑在南方牧场建生产线 下一篇:英大领先回报混合(000458)